Maldives NIKA蜜月自由行6Day——豪沙屋的第三天(终于看到日落&婚纱照)

早上吃了点东西,穿上婚纱,很绷啊,只能喘半口气,然后就得忍着,胃跟腰那里,已经肥了不止一圈两圈,松松还说, 实在不行,就别系最紧的拉链了,小盆友不同意,宁可把婚纱绷坏了,也要把拉锁都拉上。然后是也不能弯腰,也不能自己提鞋,真是辛苦松松了。

他在小盆友化妆弄头发的时候,又在很辛苦的整理照片。突然发现,能找到一个“会直接和计算机对话”的老公,真是幸福。他会叫本本自己做很多事情,反正小盆友都不会啦。

穿上婚纱,挺不好意思在岛上蹿来蹿去的,先在自己的沙滩上适应一下。

快,快看松松的肚子,肥的也不行了,都那样了,意餐天天吃,真是长肉啊。

适应差不多了, 相机也调试的差不多了,走,咱们出门去

照了几千张,能有几张满意的,小盆友还是很高兴。

本来是晴天,然后在小盆友化妆,把肉肉塞婚纱的功夫,又阴天了,真是,唉

很喜欢这个门,其实泡泡婚礼那天,就想要个这样的背景,又自然,又清新,再找机会吧,等哪年的纪念日,泡泡还有精力操持,再来场这样的纪念日party,希望好朋友都能来,亲戚就算了,亲戚多了,玩不起来。

三脚架架起来再找好位置,又是老久过去了,不是松松表情好,就是泡泡表情好,都摆出来,以后自己无聊时候看好了。不过怎么看, 怎么感觉是总理会面啊。

跟紧泡泡啊,咱们去海滩

这个是餐厅的后门,不过红色的门很漂亮, 所以当背景了,一直在犹豫,是只要人像,还是就是套个婚纱, 要背景,最后一想, 花那么多钱,就是要得这地方, 所以,全当作到此一游照吧。

路上,有很多人祝福,岛上的意大利医生,带着夫人,还给小盆友跟松松照相来着,每天, 意大利医生都会浮浅,还有环岛划船,身材还是很不错的,虽然已经老了。

这只鸟除了在海滩上,就会来这屋子带着,不是上屋顶,就是站墙上,看着一个方向, 也不知道它有什么可看的,飞起来可好玩了,忽悠忽悠的。

后来我们到了公共海滩,发现风太大了,头纱吹的到处跑,就放弃照相了。看看等风小时候,还有没有晴天,再换衣服吧。

给松松折腾了一身汗,小朋友的婚纱,也湿透了。还是这身松快啊。后来又变主意了,想到明天午饭过后就要退房,然后给一小时打包行李,就该座水飞去马累了,so今天是最后能浮浅的机会了,要是明天也浮浅,潜水衣和救生衣都是湿的,没有那么大的塑料袋把他们都塞进去,风浪再大,也要去浮浅,go go go~~~

风浪大,GO说过,公共海滩是最安全的,所以就去公共海滩了,水下还可以,就是水上面风大浪大。今天游着,明显吃力多了,但也还可以,毕竟光线很好。这是松松拍的水下,可勇敢了呢。小盆友把相机给了松松,自己去那个更远的一根杆的地方了,然后看到了稀奇古怪的鱼鱼,尤其是大鱼,幸好它们都在水下面,不往上面游。有豹纹的, 有全黑带黄点点的,还有一条原型的鱼,鱼鳍是半圆形,围在身上,游起来超漂亮,但是没拿相机,比较郁闷,之后又去那个地方浅了2次,没有再看到。就像没有给海龟留影一样的遗憾。

a

a

a

松松又拍了海参,大海参,肉乎乎的, 每次看到都想煮了吃。

仔细看中间, 那不是海鳗,就是大粗海蛇?不知道,反正挺吓人的, 松松看到它露脑袋了,还有牙齿,但是照相时候,它缩回去了。

a

深浅的人下去了,刚从泡泡身边游过,看着就帅气,以后有机会,也玩深浅

他们还在试装备,每天都会下海深浅,但是浅不了多久,他们就会上来,跟泡泡浮浅的时间差不多。

这是水下很深的大鱼了

a

a

a

这个,长白条,特好玩,也是很快就从相机前过去了,看到的时候都是在眼前,等过去了, 再找,再追着拍照,风一大,带着救生衣就往岸上跑,反正照着它们,挺不容易的。

大鱼跟一堆的中鱼,在干吗也不知道, 打架还是什么?乱作一团,那大鱼就是吓人。

没有珊瑚礁的就是海沟的斜坡了

a

a

a

这个很像核桃仁的东西,特有食欲

a

a

这些白白的,就是死珊瑚了, 被折断啊,被破坏的, 然后飘到浅滩了。看着它们,心里有说不出的感觉,所以,这种地方, 按照白兰的话说,能早来, 就早来。按泡泡爸的话说, 也是“看一眼,那景色就少一眼”~~

a

这两条鱼很奇怪, 平时都是在珊瑚礁附近游泳的,今天跑到岸边了,在小盆友上岸休息的时候,被看到了

a

往回游了,看看那飘着的旗子,还有那树,就知道风有多大了。

松松也回来了, 小盆友总说这粉的呼吸管漏水,松松就大无畏的把迪卡侬那套,给小盆友玩了。

云也压过来了,而且下起了雨,但是雨不大。


跑回沙屋,洗完澡,冲完潜水的东西,又晴天了,呃滴神,折腾人不当回事儿啊。那就拍拍照好了,等着吃晚饭。

顺便把水下相机的照片,考出来。

然后又阴天了, 松松就打了闪光,没加柔光照,泡泡像被粘在了这个背景里,倒

a

唉呦,照相这个费劲啊,好么光调好了,室外的光线又变了,然后又要调,又要试片。

今天是最后一晚了, 昨天才想起来,那个蜜月蛋糕还没有吃,是NIKA岛赠送的,阿航的已经喂了小鱼吃了,昨天晚上说完,今天床单的颜色,就换成了粉色,是比白色的好看。

婚纱同志,你辛苦了,哈哈哈哈

特别喜欢在屋子里面,看这个感觉的画面,特有层次感,而且特美。

小盆友买的沙滩裙,松松总说是睡衣,不许穿到餐厅去吃饭,唉

其实每天特发愁的就是穿哪件衣服去照相,哪件衣服去吃饭,只有浮浅最好,一件潜水衣,搞定,没的挑,也没的换。

今天终于等到落日了, 可美的说~~总算不枉此行,其实夜钓那天, 也看落日了,比那个日本MM强的, 她都到走了, 也没有在屋子里面看到落日,在浮浅的时候看到海龟~~

风依旧很大,而且天色已经暗了,落日很快的。

这是松松在水下,很怕的那个会一张一合的东西, 被嵌在了堤岸上,嘻嘻

a

a

a

a

螃蟹又出动了 ,集体等待看落日

小蒲说,落日时候,会有异样的蓝,不知道说的是不是这种,反正是蓝色的。

a

我俩突然特疯狂的决定要去码头照落日,一人扛个相机就往出奔,岛上的人还以为我俩在练习跑步。赶到码头,也是一点点余辉了,但是很美

被夕阳染红的云,还有岛上的灯光相互辉映

路灯很喜欢,又古朴,又自然

很开心的吃晚饭去了,吃得超撑了之后, 想起来晚上还有气泡酒和香槟,呃,等待我俩解决,挺困难了。

蛋糕胚子是大孔的,不爱吃,打算明天临走前,喂小鱼。

起泡酒我俩浪费了很多,而且开的时候,瓶盖把屋顶给崩了,哈哈,吓小盆友一跳。好在屋子结实。

蛋糕和气泡酒是一直为我们服务的小黑送来的,自从来了那对不爱吃西餐的北京夫妻俩,我们四个坐在一起后, 我们的小黑, 就不负责我们的桌子了,对比之后才知道,我们之前的小黑真是好啊,撤盘勤快不说,还很会笑,动作也优雅,后来换的小黑,明显就不成了。吃到这次,小盆友才明白,左侧盘子不是放骨头和不吃的东西或者吃剩的东西的, 而是放你还要用的刀叉的,真是郁闷。但总算知道了。

a

松松在没吃的时候, 就盯着这蛋糕,手里都占着酒了, 还要我的蛋糕,哼

之前还是很开心呢

之后,小盆友就要把蛋糕叉了一口,哇哈哈哈。松松貌似都不知道

a

11 Comments

  1. 好哇,我正希望呢,我们跟岛上碰到的中国人,我们都聊的特HIGH,我还在想,要是都认识,就更好了。反正也探过路了,咱们一起再去哇~·

  2. 这个俗话说,不打不骂不成材,对松松有时候就要暴力一些,之后自己就什么都会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