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年吉祥

泡泡新学的“兔年手势”~~给大家拜年了~

接下来呢~咱们来看看这一天人满为患的祭天~

阴天, 而且冷,最有力位置被“摇臂摄像”跟一帮子关系户占领,冻了半个多小时, 排在了最近的位置,本想着今天人会很少,没想还是围了好多层~


.站在祈年殿的正南门~这里是最后队伍排列的位置~


.从解说开始,到我看到这仪式的表演员,历时20多分钟~抓狂了都~结果最先走我面前的,居然是“导演”~之后我心理骂了半天 “这帮山寨的,这帮山寨的”


.看这摇臂申的,看那导演积极的~看那帮子关系户乐的~神马玩意~~


.走在最前面的是甩鞭子的


.之后就是这堆演员陆续出场,我也冻的不行了~~跟那边跳边看~后面还有人端个摄像机,讨厌在她一开始还很规矩,后来干脆把那个驾着摄像机的胳膊搭我肩膀上了,我想,人多,搭就搭吧,嫌挤别凑这热闹啊,这姐们还搭上隐了,我有点怒,但也不能急啊,这大过年的,再说有录像影响不好,我就开始跟松松不停的说话,说的全是特大声,反正现场音效也大,然后我还颤,越颤越厉害,那女的跟我后边不满的滋滋,可这摄像机还落我肩膀,那我就继续颤,于是,我更怒,使了必杀:两只脚都重重的跺了她 ,之后很假惺惺的说“对不起~”,那女人终于带着她胳膊连同摄像机,离开了我的左肩~


.


.


.


.


.小太监列队~~皇上要登场了~守卫站岗的人出来的最先,是很辛苦的一帮人~


.这些孩子呢,全是家长在围观的最外层,然后一直说,给孩子挤个地方~~一开始还能进来2、3的,到后来,我身边这对母女俩就有点不耐烦了,一直跟后边人嚷嚷,没地方没地方,想看,早来啊~


.


.


.皇帝出场了,鞋拔子脸的皇上~不知是怎么潜出来的人才~~身高是够了,但是这神态啊,架势啊,都很欠缺~


.衣服超脏的~~看着都有想躲的意向~


.


.举着这玩意,还是俩人一起举,步调不统一 ,然后就一努一努的往前走,那个逗啊~~


.散场,这人只是一部分~~跟松松,我俩被人群拥着往前走~南门不开,进祈年殿只能走东西两侧,进去之后发现,南门的好位置~又给了关系户~真万恶~


.祈年殿,门票依旧20一位,俺们有冯sir送的请柬~进园有公园年票,因此全省了,可是遭罪啊,我现在被挤在了栏杆上,挤的我肚子都要爆了~

观礼台人超多,哪哪都是人,只要没被警卫条围上的地方,都挤满了人~~


.出太阳了,不容易


.这小孩特逗,穿个熊的衣服,跑起来颠颠的,然后他一跑,他家长就拽着帽子,那小孩就只能又拽回来~特有意思~~一扽就回来了~


.红色人群,是进场的演员~


.然后是另一部分,其中有皇帝啊,文武大臣的。


.队伍都进去之后,警戒条抻走,之后来自四面八方的人群又给堵住通道。


.人群明显比刚才又多了,这只是左边一部分,下面还有好多我照不到的~~带卡片出门,真是轻松~~松松威武~


.


.


.


.被挤的实在看不下去了,我都要欠在栏杆里了,毅然决然的把松松拉走了,我说,跟我到后面转转吧~~


.结果证明,人挪活啊~绕到另一边,正好看到皇帝祭天~


.二拜~~


.然后接着挪,从祈年殿的东侧,绕到北侧,之后是西侧,再下到广场上,接着是观礼台~~


.除了人,完全没别的,大家都这么有兴趣?~


.结束后,我们去找了七星石,以前奶奶家天坛北门还有房子的时候,经常被奶奶带着逛天坛~~那时哪里都不需要买票,可以坐在祈年殿的汉白玉石阶上滑来滑去,那会还有好几个滑友,记忆中经常畅谈滑想,后来都收票~~也就是从那时起,北京人开始多了~

1 Comm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