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当痛苦的人生三小时

刚刚经历此生以来最疼的一次大姨妈,像获得新生般痛定还魂后,觉得有必要记录下来,疼的够难忘,其间发生的事情也够难忘:

周六的北京寒冷阴沉,揣着一个刚网购完森女风飘飘长仙裙那满足心情的我打算美美睡上一觉,半个小时之后被大姨妈疼醒了,揪的眉心紧皱,跑了2趟厕所后,瞬间开始喘粗气、说不出话、发抖、手凉、没力气、呕吐、腰疼、腹部下坠感,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的老公慌了,从没见我这样过,试图把我裹在被子里抱到暖气边,我又疼的没力气说话,只能摆手示意他别动我。他也很着急,叫我喝热水,尼玛真是喝不下去啊,一阵阵的呕,起也起不来,大脑还有瞬间的无意识真空状,看他在眼前晃又听不到声音,意识似有似无间交替着,想:我不会就这么突然的死掉吧,刚买了飞西雅图的机票啊,退票要再花1500啊,退一人是1500,退2张票就是3000啊……

老公跟爸妈商量要不要给我吃止疼片(这尼玛还商量啥哇,疼的都跟死没区别了,赶紧吃啊,我又挤了点力气说“不”,这意思不是不吃,是我现在没力气吃啊),老公见状不敢碰我,拿着止疼片守在床上,其间还做了叫我无语的事情,凑过来靠着我,帮忙压着肚子,嘴里还碎碎念“呀,不能给你揉,你吐也不能再喂你水了”,当时我就跟个不能说话的木偶一样以长时间的静止状扛着这个疼,脑子想这家伙在干嘛啊,你当你凑我身边就能跟古人一样借力发功赶走大姨妈哇?你一米八的个子,150斤的在我身边委顾委顾换姿势,我的床垫子在颤啊,一颤我更难受啊,但是没力气说,咬着被子角儿就哭了,见我哭,他大眼汪汪跟个TOM猫似的更慌了,拿个笔记本在床上噼里啪啦的敲,心想这家伙一定是在搜我这个情况怎么办…

果不其然,从被子里拽出我的两只手,尼玛那叫拽啊,拽的话您也看着角度啊,那角度是跟我死沉的身子成直角反人工关节弧度掰啊…会折的啊…老公突然意识到这么拽是不对,自己还傻呵呵的笑上了,笑屁啊笑,本来肚子疼,这样连手腕都疼了…摆手示停,我自己又试了试把手抬出来了…他对着笔记本估计刚学的穴位在我双手虎口捏…我也没搭理他,疼的实在说不出句整话,与其蹦几个字闹歧义还是别说了…心想:当时真应该嫁个中医大夫而不是程序员啊,这家伙捏的明显俩位置都不对称能是管用的穴位么,回头我再七窍流血死的更快了…边按他又边叨叨:我是不是太用力了,呀,这么不对,咦,对啊,你疼么?你手疼么?肚子还疼么?好点了么?…我只是“嗯”了一下…

觉得时间好难熬,疼啊,特别难受,一直在用嘴喘粗气,你喘一个试试,喘着喘着脑子就缺氧了,但是不这么喘又呼吸不了。疼的情况有好转(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用),我侧身起床吃了个止疼片,扶着墙又跑了两趟厕所,老公叨叨:“你这不是拉肚子,你确信你是想上厕所么?你都去好几趟了!吃完这药管用么?”我也没搭理他,还是相当疼,转身到大卧室的暖气上靠着,但是家里暖气烫啊,贴在边上热气蒸眼睛哇,我要贴屁股烤又要多久才能把热传递到肚子啊,边想边放弃,又挪回了小卧室。

老公说试试转移注意力吧,然后搜了郭德纲最新的段子在我脑袋边放着,肚子那叫疼啊,这会手已经不抖了,但裹了很多被子后腰贴着暖气还是凉的。听相声乐啊,但又不能大笑,大笑会呼呼呼冒血,忍着在边上就哼哼,我能想象到自己当时表情有多怪,突然视频开始放“黄色网站的推广广告语,足足念了有三遍啊,一遍比一遍慢啊”,老公意识到不对,赶紧下滑鼠标看下面评语(看大家有没有说这事的,要是就一小段,播完不妨碍继续听老郭的相声,毕竟是高清视频,要是妨碍,赶紧给我换个新的,省的我疼着还来气。)多年的相处,就是有默契,我能通过他一个滑鼠标解读如此多的信息出来。看他没继续搜,我知道这小黄网的广告是过去了……..

肚子疼的轻了点,不知是老郭相声的作用,还是止疼片的作用,我到客厅去溜达了一下,因为呕的症状还没有缓解,在想自己是不是食物中毒,脑子飞速回忆刚吃过的东西:开心果,花生,巧克力,饼干,贡柑…..又剧烈的疼上了。

老公跟我妈喊,“她又不行了!要么再塞个止疼片吧”,于是塞了一个,喝了一口水,感觉药粘在嗓子眼没下去,又喝了一口水打算顺下去,瞬间呕啊,走也走不动,躺下去肯定得吐出来,捂着肚子在床上坐着,坐不住的时候就倒床上,大姨妈又呼呼呼的超多,顺手把被子撺成团压身下,老公看我在揪被子,知道是要聚拢到一起还是帮了点忙的,平时没白疼。

爸妈也有点慌了,找不到暖水袋(平时皮实的很,八辈子也用不上那玩意啊),找出来了暖宝宝,家人都在客厅嘀咕这玩意怎么用,还很大声的念使用说明,我这个无语啊,搞定了之后还在商量是直接贴我肚子上,还是隔着衣服贴,反正我也快不行了,他们爱怎么搞怎么搞吧,老公就贴我肚子外头的那块衣服上了………

时间那个难熬,听相声不能乐,还叫老公用手撑床上我侧身用肚子顶着他手臂……….又折腾了得有半小时,可能是大剂量的止疼片起效了,肚子不疼还出汗了,有了力气起来跑了趟厕所,老公说“怎么还去啊,你不是拉肚子”也没管他,到卫生间脱裤子摸着暖宝宝,尼玛,丫一直贴歪了,唉就这样把,提裤子的力气都没有了……

回卧室路上,被老妈截下来非要摸摸暖宝宝热不热,唉,上床继续躺着,大姨妈呼呼呼呼呼啊,三小时把我三天的量都流尽了,只能坐着,又试着侧卧也不行因为还呕,还在床上坐着,没力气坐着就趟一会,呼呼呼的时候又撑着坐起来,难受的时候真心需要安静的环境,固态硬盘真心好啊,贴脸边都没声音啊,世界好安静啊,再也不说老公乱花钱了,投资的是投资的好投资的有眼光…

座机突然响了(肯定找老妈不是打牌就是遛弯要么逛超市或者跟老妈请教做饭手艺或者谁要给我家来送好吃的或者什么的)…果不其然,是舅舅打来的电话,我的亲舅舅啊,这时候打很叫我头疼啊,座机铃声很震的哇,打破了家里那独有的几分钟安静,之前家人为我要死状手足无措的乱一团这刚清静啊…老妈挂了电话,跑过来说:过几天给咱家抱只金毛怎么样哇,现在生着呢,刚死了一只…我的亲娘唉,你娃这也疼的要死呐还是没力气说整句话呐,老公倒是及时谷歌了所有金毛信息给老妈普及了一翻,老爸客厅叹气,唉,以后金毛长大了得有人去睡阳台了(是啊,家里小的我跳绳遛弯都没地方,寸土寸金的地界,4万多一平米付全款的人噌噌噌啊,哪还轮的上我们这种小老百姓苦逼凑首付再还2套房贷啊),又想:是啊,那家伙小时候可爱,大了可咋整啊。看着老妈的欣喜劲儿,我也不能说拒绝,说“不要”就俩字,但是我实在没力气解释“不要”的诸多衍生理由,自己也喜欢狗狗,小狗没意思,养就养大的,拽出去很拉风的哇…挤出三字给老妈“要公狗”…老妈又高兴的去给舅舅回个电话“给我挑公狗啊”声音超大啊有木有,大卧室用喊的有木有,知道妈是怕吵到我就到外屋去打电话,但是声音依旧大的我还是能听到啊,闹心劲儿的…之后又颠颠颠跑到我屋说:你舅舅行家,知道给你找好的…无聊的我还在给狗狗想名字,既然在我这么痛苦的时候出生,那一定要起一个土气的名字,土气的都说好养活,叫LUCKY?不行,爸妈回头指不定会念成啥样,叫金条,对,就叫金条(喜欢沉甸甸的满足感)……啊,神啊.

止疼片第一次吃,真的很神奇的突然就不疼了,但是开始狂出汗,哪哪都是汗,刚有点力气又跟虚脱了一样…但是觉得魂儿还回来了,相当高兴啊,我又活蹦乱跳了,哈哈哈,爽啊,乐啊,得瑟啊,到客厅去找饭吃….

之前疼的看到客厅桌子上摆了好多吃的,虽然香气扑鼻,但是真心没有胃口的呕啊呕啊呕。咦,不对,吃的呢?老妈说:“都吃了啊,你不说不吃么?”“可是不吃你们也该给我留点啊,刚才那条鱼呢?木须肉呢?鸡蛋西红柿呢?菜都哪啦?”老妈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视说“都吃了啊”,我晕啊,这是亲妈啊,爸说赶紧煮点面吧,也好消化,我的周末大餐瞬间降级到了面条,唉。

面好了我边吃边盯着电视,他俩在看<楚汉传奇>,多嘴问:“这人演的谁啊?”,俩人吱吱唔唔说了一堆古人名字,就是没个准谱,我狂晕啊,你俩看了那么多集了,还不知道我问那人是谁!低头说“放根肠。”妈看我有力气吃面喊饿了就知道没事了,注意力都在电视上,也没听清我小声的要求吃肠,但听到肠字了,说“嗯,肠家里有”。我说“妈,给我面里加个肠吧,太素,没鸡蛋怎么也有根肠啊”。妈说“你要哪种啊,有玉米肠,有火腿肠,有稻香村你爱吃那蛋清肠”。我疯啊,虚着呢,别选了,赶紧给我塞碗里一个就行啦,实在没力气挪到冰箱啊,多走几步还是晕啊,火速吃完还是回屋吧,唉.

看此时的老公也不紧张了,在靠床尾的一角根据我的人体结构用一堆靠枕收拾组合出来一个舒服的位置,开始记录着我此生难忘的3小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