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自驾(2-2)——San Francisco 旧金山金门大桥

2012年8月『金门大桥』

风和日丽的好天气去感受旧金山的标志象征“金门大桥 Golden Gate Bridge”,这座闻名遐迩的大桥以他雄伟磅礴的气势吸引着我,也因为从金门大桥上跳海自杀者已超过千人,又称—死亡之桥。这点在我知道的时候,就有点匪夷所思,加州的阳光那么美好,站在桥上风景相当开阔,为什么要在这里自杀呢?

一路都开的很顺,临近大桥才开始“被”放慢的车速,许是每个路过这里的车辆都是尽情感受着金门大桥风姿,没人鸣笛催促,有序缓缓前行。

DSCN0574

每辆车保持着匀速车距

_MG_8313

历史(搜于维基百科)

金门大桥的最初的构想来源于桥梁工程师约瑟夫·斯特劳斯。斯特劳斯在此前设计了400多座内陆的小型桥梁。他花了10多年时间游说北加州的居民。这座桥的其他主要设计者包括决定其艺术造型和颜色的艾尔文·莫罗、合作进行复杂的数学推算的工程师查尔斯·埃里斯、桥梁设计师里昂·莫伊塞弗。

大桥于1933年1月5日开始施工,1937年4月完工,同年5月27日对外开放予行人。斯特劳斯在南桥墩浇筑混凝土之前放入了一块取自他的母校俄亥俄州辛辛那提大学的砖头。翌日,随着罗斯福总统在华盛顿按下一个电钮,该大桥正式对外开放予汽车使用。

旧金山地区的选民们以自己的住宅、农场和公司为抵押,发行了最初的3500万美元的工程债券。1977年,最后一笔债券被付清,其中3500万美元的本金和3900万美元的利息全来自过桥费的收入。

该桥施工时的一项独特的设计是桥下有一个安全网。施工中有11人摔死,而19人则因安全网而获救。这19人成为了一个“去地狱的半路俱乐部”(Halfway to Hell Club)的荣誉会员。

1957年之前金门大桥是世界上最长的悬索桥,两个桥墩在1964年之前拥有世界上悬索桥中最长的跨度。这两个桥墩直到不久之前还是世界上最高的悬索桥桥墩。

_MG_8314

大桥两端临近海湾的地方,都有观景台和停车场,这点比较好,可以根据光线和拍照时间来决定去哪里停靠,景观修建充分把所有元素结合默契才是好的景观吧。当时想停在内湾,但是有指示牌说车位已满,我们只好顺着大桥往前行驶。

斯场公园(Crissy Field)

斯场公园位于码头和海峡之间,曾经是个军营所在地,于2001年成为一个公园,迅速成为旧金山的人们慢跑的选择地。海滨的小道连接了码头和大桥,不论在哪个方向都能看到最美的风景。

_MG_8315

我们过了金门大桥看到有路就盘了下来,这里有收费小艺术馆之类,人员会有相关介绍,周围有度假村似的几个建筑,码头可以停靠很多的帆船,周末时候海面会非常的壮观。

 

_MG_8316

DSCN0576

DSCN0577

很空旷,周围有不少的免费停车位,看到有人慢跑、骑行。

DSCN0578

索萨力托(Sausalito)单车环游

这也是个不错的观赏点,地图搜一下位置就会出来。租辆单车,从海事博物馆出发,穿过艺术宫,在海滨上的小屋喝杯咖啡,然后到达大桥的单车小径。在桥下仰望斯班赛炮台,最后到达索萨力托用餐。一圈下来,会看到各个角度的金门大桥。

我们只是开车兜了一下,重点还是山上多待了会。

DSCN0580

DSCN0583

DSCN0585

DSCN0589

站成一排,也不怕人,凑过去也不会飞,就这么懒懒的晒太阳。

_MG_8318

_MG_8320

来金门大桥逛的时候,没想到之前要去的View Point会停车场满位,通过大桥发现周围山上有盘山路,还发现有车开上去,停到码头就在找上山的路。原来那也是一个比较不错的View Point。

鹰山、斯班赛炮台(Battery Spencer)

在桥的北边,走上弯弯曲曲的公路,爬上鹰山,会看到整个大桥的全貌,每开不多远就会有片停车的区域,车位不多,山路不宽,大家礼貌的避让,如果错过一个,还会有下一个,这样没有造成山路堵塞,就像是在飞机上看一样。山上还有一个二战时期的军事炮台可供参观,站在炮台上,可以看到蓝蓝的旧金山天际线划过红色的桥梁。一路沿着开就可以,很多不错的停靠点。

_MG_8337

_MG_8339

站在这里可以俯瞰旧金山市区,景色很不错

_MG_8340

_MG_8348

_MG_8350

DSCN0590

DSCN0595

DSCN0596

随着弯路缓变的山路盘驶,绕到了山的另一头,可能时间不对,很多都关闭,我们看了看简介线路,就走了。

DSCN0597

DSCN0599

_MG_8346

DSCN0605

按照原路返回,车辆永远那么有序,遇到很好的观测点停车入位,风比较大带个墨镜防止睁不开眼睛,8月份的温度一点也不冷。山上有简易卫生间,并不会因为在山上就少人打扫而脏乱差,当时在一个路口只是往路边一站,两边会车的车辆就都停了。国情不一样,教育方式不一样,管理模式与法律制度都不一样,我也不能说在中国就是不好,只是刚去了美国的确不习惯。

在这里一直很悠闲,除了车速很快,大家做什么都感觉有秩序,当然,在早晚高峰也有长龙的拥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