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单位“教授”洗脑之后

一连5天的社工培训结束了,前四天都是超枯燥的填鸭式塞灌,只有最后一天的教授,讲的我能心平气和的听一整天却不烦不恼~~

总结了一下,知道她为什么能把人心抓的如此之紧:


1、社工事业,她身为教授,却深入社区,做了10多年的研究,不光是纸上谈兵,还能把她的研究课题为什么在现如今中国这种社会体制下,发展不下去的原因,谈的头头是道。的确,坐在下面的每个人,都能从她诸多的身先士卒中,找到自己工作中会遇到境遇的影子,她通过这种共通的心理游戏,把每个人的思维,全引了过去。

2、她是中国最早一批妇女维权热线的创始人和参与者,很会安抚人的各种心情,多年的研究实践,造就了一双火眼金睛:你对她现在讲的东西是感兴趣还是无所谓?是困惑中还带有很大的求知欲?又或是心不在焉的随大家一起附和她…….全都能知道~~~你的一皱眉,一笑,一抿嘴,她全能分析的真真的。

但是课间,和她谈了几个问题之后,感觉又不那么喜欢她了:

1、她虽然把自己的社工事业说的很崇高,很无私,但是,还是一个唯利的普通俗人,也是做着给多少钱,干多少活的所谓“公益事业”。

正如:

当她告诉我,“做你能力范围所及的事情,当有人求助于你,你帮他解决不了,那就连开始都不要,拒绝是你唯一能做的。”

的时候,

这是她的无奈,更是中国现在推行社会工作这项专职领域的无奈与悲哀,不要堪比美国,就连跟香港都不是同一个级别,这一点不仅仅体现在薪金待遇。在中国,如果没有合法的机制参与到政府管理上,别说3年建满服务站,就是花30年,社会专职工作也是推展不开的。黑暗的例子不多说了,基层的人全懂。

2、学历高的人吧,都有些清高,她属于把清高表现的很明显的一类。

成为专业社工,更多的是由于她知道并掌握了一套面对那些棘手难题的处理方法:

当问及我们,小三儿问题;家庭暴力;由拆迁引发的假离婚演变成真离婚…..等等的一系列问题,在座的人为什么答不到点上,因为没有方法,她的方法哪里来的?被送到香港学习得来的,所以没什么可清高的。


现在是社区服务站、居委会和社区党组织,拉着一个社区走,哪哪都宣传,三驾马车的带动下,工作会做的更好,可是仔细想想,真的是这样么?3匹马的行进方向与意图不一样,表面上是综合在一起,但是实际中,各方又都牵制着各方,这样的3匹马,能拉得好一辆车?大的宗旨很光明,可国家的高层领导永远被领到好的示范社区参观,他们永远不知道更底层的社区,也没有下级会带你去,知道了,又能怎么样?无奈,中国政府管理体制的悲哀。糟蹋了一批又一批的单纯毕业生,来这里后浪推前浪。

每天的工作,是面对弱势群体,帮他们解决问题矛盾与纠纷。讲课的教授说,她有督导,她的督导,就起着海绵的作用,定期的把她工作中的消极一面,全部去除掉,但是更多的社会工作者,身后没有像她一样的督导机构,就好比,我是一个水杯,本来空空的,弱势群体是另一个装满污水的杯子,他们倒满了我的的杯子,而我的杯子就这么满着,溢着,直到承受不了~~

上了5天的课,泡泡更加学会遇到事情不会很火了,因为人口普查实在搞的我超累,明明是挂牌的工作人员,由于管理不善,被编排进普查员的工作,靠,谁叫你明白,有不明白的,就得指着你们这帮子明白的。那我也新鲜了,怎么不叫明白人入党啊,糊涂蛋都挂着牌儿,画圈圈玩诅咒呢?~~

泡泡每天回家,都会问爸妈,吵架没有,因为很想试试这套东西,在爸妈身上管不管用,结果,俩人最近感情好的很,就像刚才,我进家门前,明明听着他俩隔着防盗门,在听老妈说:“你不愿意干的事情,你就别干,你看你这凑活谁呢~~”,我一问,你俩是不是吵架呢?俩人很机警的说,我俩没事儿啊~~呃,失败~~唉



2 Comments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